企业如何在物流环节减少碳排放?

2022-03-10   来源 : 新浪财经   浏览 : 47
  交通运输业连接全球供应链,为人类社会的日常运转提供根本性支撑,但同时也是高排放行业之一,其主要温室气体排放来源包括自有车辆运输、运营设施以及包装等。

  因此,企业可以考虑采用下游绿色物流服务,下游物流是企业削减下游碳排放的重要考量因素。通过车辆电气化、使用可持续燃料、提升能效等手段促进自有车辆脱碳,亦或与环保型飞机、船舶和车队供应商合作,都是值得企业借鉴推广的举措。

  根据联合国《企业碳中和路径图》的报告,交通物流环节实现碳中和的主要方向是提高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提升交通运输的能源效率、研发和推广绿色燃料和燃料电池车等耗用清洁能源的交通解决方案。

  对于交通运输环节来说,通常自有车辆燃料燃烧产生的碳排放量可观,一般占比 40%-80%。仓库、数据中心等运营、服务设施用电是第二大主要排放源,约占总排放的20%。值得注意的是,包装材料产生的碳排放约占总排放量的10%。

  因此,短期内,企业应当考虑开发和采用可回收及环境友好的包装方式,减少材料消耗进而减少运输物包装引入的碳排放;对已有车辆进行改造,提高能源效率并使用更低碳的燃料;后续车辆采购和租赁优先考虑电动汽车,根据电价变动规律科学规划充电计划;改善运输路线和车队规划方式,提高运输活动效率,同时降低能耗及碳排放。中长期可关注低碳交通和运输技术的创新研发,如燃料电池车和自动驾驶,并及早应用部署。

  首先,降低运输流程碳排放至关重要,因为运输流程中产生的排放量巨大。为了兑现环境承诺,许多企业纷纷采用更环保的车辆对传统燃油车进行替代。通过投资,交通运输企业可充分利用各种可持续材料和技术,推广包括全电动、混合电动、液压 混合动力、乙醇、压缩天然气(CNG)、液化天然气(LNG)、可再生天然气(RNG)、生物柴油和丙烷在内的各类更加环保的车辆。

  2019年,UPS为其陆运车队采购了1.35亿加仑的绿色燃料,占到其陆运燃料使用总量的24%。同时UPS通过大力投资推广陆运电动车的使用,推动旗下10,300辆车向替代燃料和先进技术过渡。

  京东也自2017年起逐步用新能源车取代传统燃油车,共在中国50多个城市部署新能源车,实现每年至少12万吨的二氧化碳减排。此外,京东还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建设和引进了 1,600 多个充电站,为车辆运营提供更好的支持。

  马士基还在2019年推出了生态环保运输方案ECO Delivery,利用废弃食用油生产出经外部认证的生物柴油,为马士基的船运网络提供动力。

  除了应用新能源之外,提升交通工具能效也是企业在物流运输环节减碳的主要途径。提升车辆能效的措施有多种多样,如可通过监测和优化系统识别航空运营中效率待优化的领域,进而减少航班运营中的燃料使用;也可推动车辆进行现代化改造,将车队内车辆更换为更高效的车型;或探索和采用有助于运营革新的一系列先进技术。

  联邦快递在2019年将飞机排放强度降低了24%(与 2005 年相比),并通过车队升级、高效铁路联运以及倡导落实减排规则等方式将陆运车辆的燃油效率提高了近 41%。汉莎航空同样在绿色现代化飞机和发动机技术领域开展投资,这一举措也成为其降低航班运营中二氧化碳排放的重要驱动。2019年,汉莎航空客运机队实现百公里航程单客油耗仅为 3.67 升的卓越成绩。

  其次,企业还可以通过优化交通工具管理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相关节能措施包括飞行高度层优化、精细化业载、根据预测业载动态调配机型、二次放行、截弯取直和关断辅助动力装置等。

  例如,顺丰通过获取 B757 机型拉萨机场RNP AR(需特殊授权的所需导航性能)运营批准,有效缩短航行飞行距离,进而实现燃料节约。此外,顺丰还积极推动在深圳机场(7.000, 0.11, 1.60%)的机位协调工作,与空管协调争取就近跑道落地,以减少地面滑行时间。

  为进一步拓展温室气体减排途径,企业也可关注航空陆运枢纽、本地站点、货运服务中心和 零售网点等厂房设施的能源供应,探索相关减排机遇。企业通常在此领域广泛采用两大举措,包括部署或购买清洁电力以及提升厂房设施的运营能效。

  此外,采用清洁电力也是企业在交通物流环节减碳的主要途径。企业可通过部署以太阳能(10.320, 0.40, 4.03%)光伏板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系统或购买绿色电力的方式给设施供电,降低化石燃料发电比例。

  2019年,UPS在美国完成了10兆瓦屋顶太阳能光伏板阵列的部署,并着手为自己在欧洲的30多家站点采购绿色电力。UPS目前通过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已接近实现净零排放,其中可再生电力占比达到3.9%。

  京东也致力于在厂房设施中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曾在上海亚洲一号物流园区安装了一批屋顶光伏发电系统。自2018年6月投入运营以来,该园区二氧化碳排放量显著降低。此外,京东计划联合全球合作伙伴,致力于在2030年打造全球屋顶光伏发电产能最大的生态体系,共建光伏发电面积突破2亿平方米。

  包装生产同样是整个价值链的高排放环节,企业在交通运输缓解可以考虑进一步减少包装材料使用量,并努力选择环保可回收的包装生产原料,实现进一步减排。以以京东为例,该公司推出了多个减少包装材料使用、增加可回收材料利用比例的举措。截至2020年底,京东累计使用循环快递箱1,600余万次,累计减少一次性泡沫箱1.8亿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