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通国际物流“最后一公里”

2020-03-25   来源 :    浏览 : 32
  国内疫情散去,本是物流行业复苏或爆发式增长季,但是全球抗疫形势不容乐观,在国内物流有所复苏后,我市国际物流行业又面临新的考验和挑战。

  国际贸易的实现离不开海陆空的联合运输,物流企业对各个运输环节的整合及无缝链接才最终促成国际贸易合同的顺利履行。当前,国际物流业主要面临物流需求减少、物流节点受阻、履约困难增加等难题。

  数据显示,在中国国际快递业务中,国际三大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超七成。作为制造业大国,为何中国在出口腾飞的时期没有出现具有国际运输能力的综合物流服务商?

  复产和资金压力成为痛点

  “复工容易,复产难。目前我国疫情得到全面有效的控制,我市国际物流行业也已全面复工,然而国外疫情还在不断蔓延,许多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国际物流通道受阻,国际物流行业全面复产还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浙江陆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盛铭快人快语。他说,新冠病毒席卷全球后,国际市场对“中国制造”的需求下降,订单量明显减少,今年到目前为止的订单只有去年同期的45%。

  这是我市国际物流行业复产的“痛点”之一。

  陆港物流成立于2007年,是我市较早从事国际物流的企业。经过10多年快速发展,目前旗下拥有4家子公司和一家间接投资公司,均是物流行业的佼佼者。

  盛铭说,市区绝大部分国际物流运输业务“流”向宁波、上海等口岸。这也是市区国际物流企业的“心头痛”。

  与义乌相比,市区国际物流配套设施相对落后,集装箱场站建设相比较晚,这也是市区物流企业不能快速发展的原因。不过,近期对市区国际物流行业来说有一个重大利好,市交投集团正规划和建设的华东联运新城,占地约7000亩,其中部分项目已初具规模。业内人士认为,今后以浙中公铁联运港的发展为契机,铁路公路水路齐头并进,逐步提升市区的国际物流的配套设施和集装箱场站作业能力,从而把外“流”的国际物流运输业务吸引到金华本地来,让“工厂货”回娘家。

  盛铭说,我市外向型企业除了因国外疫情影响订单减少以外,企业资金压力也很大。一方面来自企业的贷款压力,虽然在疫情期间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政策,但春节复工后,受海外疫情的影响,外贸企业订单减少,国际物流行业运输量相应降低,企业不仅不能创收,而且还要支付较高的用工成本,有贷款的企业更是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由于受全球疫情影响,国际物流上下游企业纷纷采取延迟复产、推迟交货、取消订单等措施,加大了企业资金的回笼难度,造成出口企业资金压力增大。

  物流通道或存隐形堵点

  “目前‘义新欧’金华中亚班列运输通道未受疫情影响,铁路运输相对比较顺畅。”市交投集团下属浙中国际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中亚班列的罗建源说,哈萨克斯坦从3月16日至4月5日关闭了与其他国家的客运、空运和公路运输,人员不得进出哈国,而铁路货物运输正常。从金华海关了解到,目前中亚班列通关正常,暂不受疫情影响。金华中亚班列近两周每周都开出四列,发送班列数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多。

  据了解,在我市浙中公铁联运港始发的除了向西的中亚班列以外,还有向东无缝对接宁波港的海铁联运集装箱班列,目前该班列保持每天发送一列,每列40个集装箱以上。

  “金华—宁波海铁联运从2月19日开始基本恢复常态化运行,复运初期出口货物主要以年前积压的库存为主,之后有明显复苏迹象,货源主要来自金华市区、武义、永康。受疫情影响,运量同比下降约30%,主要原因是产业链上游的外贸企业复产较慢,产能恢复有限。”罗建源说,面对国外疫情的暴发,虽然铁路货运保持畅通,但仍然存在货物在口岸积压,不能及时清关,不能短驳运输的风险。若在国外码头、车站滞留时间较长,不仅不能及时把货物送到海外客商手里,而且还会产生许多滞留费用,这样也会造成国内外贸企业取消后续订单以及回款困难等问题。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就会出现堵点和卡点,反过来影响国内外贸和物流企业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