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OfO将打供应链战,富士康和58速运成身后盟军!

2018-03-07   来源 : 百家号   浏览 : 154
  最近,摩拜和OfO悄悄停止了价格战,一个摩拜的忠实粉丝告诉记者,她今天发现摩拜的月卡悄悄变回20元了,相应的,季卡回归60,年卡回归240。摩拜的老对手OfO同样如此。

  占据中国市场90%共享单车份额的摩拜和OfO,结束了这场价格战,意味着这场长达2年的圈地运动走向尾声。

  OfO,由戴维创立,自2014年创立以来,获得了包括阿里巴巴、经纬中国在内的十几家公司超过13亿美元的融资,这些融资不包括未披露的融资金额。

  摩拜,由胡玮炜创立,自2015年创立以来,获得了腾讯、美团、富士康等十多家公司超过19亿美元融资,同样不包括不对外披露的融资金额。

  这两个行业巨头,从诞生之初就开始了无休止的厮杀,如今在各自金主的支持下,势力达到了势均力敌的状态,血腥的江湖总算迎来了短暂的风平浪静。

  表面血拼的结束,不代表双方的战争就此终结,在这个人人都想一家独大时代,战争从不止息,表面战争的终结,意味是后方软实力较量的开始。在摩拜和OfO的较量中,软实力则表现为后端供应链的强弱。

  早期曾有业内人士分析,摩拜的供应链实力远不如OfO,但事实真是如此?

供应商之争:多多益善?

  OfO:多家制造商合作。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共享单车出行平台之一,OfO的日订单量早已突破千万,因其体量庞大,ofo不得不持续引进新的制造商,目前,OfO已经与富士达、飞鸽、凤凰、永久、捷安特等制造商达成合作。

  在成立之初,OfO和摩拜的生产企业集中在天津,但随着布局扩张到全国绝大部分城市乃至走出海外,OfO转变生产策略,发挥合作伙伴在全国的产能优势,将原本集中生产的重模式改为全国联合生产的轻模式。实现本区域投放自行车,就近工厂生产覆盖,建立起一套国内工厂点对点的供应链协同体系。

  OfO与富士达的合作是其中的典范。富士达是全球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拥有强大的自行车整合能力、成熟的产品研发和快捷经济的采购优势。借用富士达的供应链和产能,OfO将每辆自行车的价格控制在300元以内,远低于摩拜的800元。

  摩拜:独家战略合作。与OfO的供应商遍地开花不同,摩拜采取独家战略合作模式。

  2017年1 月 23 日,摩拜宣布与富士康达成行业独家战略合作,独享五百万量级产能。双方还将在单车设计生产、全球供应链整合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

  富士康作为全球第一大科技制造服务企业,其产能遍布全世界,覆盖了中国的大多数省份,在南亚、东南亚、欧洲、北美、南美、澳洲也都有自己的生产基地。

  相比OfO众多供应商,摩拜显得少的可怜,表面上似乎不如OfO,但鉴于富士康强大的生产能力和敏捷的全球供应链,摩拜可谓抱上了一条金大腿。这条金大腿不但解决了国内拼杀的粮草供应,其在国外布局也无后顾之忧。

  富士康给摩拜带来的还包括生产成本的降低,当下摩拜的单车生产成本由原来的数千元降到了800元。虽然仍然远高于OfO的生产成本,但摩拜单车的质量非OfO可以比肩,摩拜一辆单车5年免维修,OfO的单车能撑过两年都算奇迹。

  如果说此前的OfO在供应商上全面碾压摩拜的话,那么现在,摩拜一步步拉近了与OfO的距离。

物流比拼:谁的成本更高?

  骑车容易运车难,共享单车的体型决定了仓储运输的不易,把一辆共享单车完好无损地送到目标城市,既考验运营水平,也考验运营成本。

  摩拜和OfO扩张之初,生产商集中在天津,而市场在北上广深杭等城市,单车生产出来后,由驹马物流、易货嘀就等物流公司运送到去全国各地。这种模式下,对物流的运力和仓储水平都是极大的考验。

  随着摩拜和OfO全面深入全国一二三线城市,这样的运输方式显然满足不了极速扩张的需求,因此,两家公司分别将自己的制造商也分散了全国各大城市,由代工厂来管理库存,同时将运输交给当地的物流公司。

  以摩拜在浙江投放为例,摩拜与58速运达成战略合作,58速运在浙江省各地区为摩拜提供定制化的物流服务,浙江省内摩拜单车投放、回收用车需求都由58速运来承担。

OfO的策略大同小异

  但OfO的物流成本显然高于摩拜,原因在于OfO的损耗率较高,返厂维修和再次投放的频率居高不下。经常使用OfO的用户可能会发现,当你迫切地想用一辆ofo时,扫码不一定能开锁,开锁了不一定能骑,骑了不一定愿意骑到终点,因为太费劲儿了。

  相同的情况发生在摩拜的身上就少的多,一个摩拜的忠实粉丝告诉记者,她从第一代摩拜骑到现在的第三代摩拜,直到现在,第一代摩拜的损耗率仍然很低。

  显而易见,OfO初始成本低,但在物流和维修成本上被摩拜轻易碾压。